文集索引+个人评分

打星:作为作者的个人的喜好度(满意度)

★★★★★  无可挑剔,对我来说基本没有缺点,重新看也依然有趣味可觅

★★★★☆  还算是不错,保留了一定闪光点

★★★☆☆  马马虎虎,不想细看第二遍

★★☆☆☆  基本算是个失败

★☆☆☆☆  辣鸡

☆☆☆☆☆  简直没有存在的意义,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删

按新旧排序(部分长篇无视创作顺序放在一起方便阅览)


自己评完分以后发现:

基本上很多piece的受欢迎度和我自己的满意度没有什么正比例关系。

五星piece...

【东歌】微小小小小说:来日一道观影还望君子赏光

直到电影发行方的LOGO放完之前,靳老师仍然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放了鸽子。好在小胡还是来了。他和老靳一样,因为太高,即便猫着腰也很是显眼。刚一坐下,老靳伸手摘掉了他的帽子和口罩。“唉,干什么呀哥。”小胡紧张地低下头。第一排的位置实在是让人脖子酸痛,还衍生出一种无遮无拦的不安全感。“黑灯瞎火的,谁认得出你。”老靳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座椅里。影片画面清新音乐舒缓,让人昏昏欲睡;每次觉得自己开始犯困的时候,小胡就会伸手掐一记隔壁老靳的大腿,弄得老靳一会儿“唉哟”,一会儿“妈呀”,硬是把一个沉闷的片子从头看到了尾。放到R级桥段的时候,屏幕上肉体起伏喘息不断,小胡不由自主地移开视线去看老靳,发现对方正好...

【东歌】微小小小小说:你相信魔法吗

老靳承认一侧眼珠完全失明的新闻上了头条。他在片场接二连三地磕碰摔倒, 甚至往往没法准确碰触近在咫尺的物体,让所有的人茫然失措。这一天,他终于亲口说出来那是因为没有了一半的视野,一切都忽然变得遥不可及。舆论媒体芸芸大众猜测纷纭,但他没有外伤,也查不出内患。开车是肯定不行了,要是还想演话剧,或许没法顺利地在舞台上走位。他有点忧愁地想。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同情,鼓励,非议,落井下石,等等等等,倒并没有使他非常有感触;只不过是一只眼睛看不见,还算不上是世界末日,除非另一只也瞎掉了。他想,说不定只是时间问题。他推掉了那些项目、剧本、访谈、演出邀请,就连狐朋狗友的安慰也一并回绝掉了,背着一个...

【楼台】微小小小小说:世风日下

明台上大学头一年放假的时候,明楼难得有空,鬼使神差地决定自己开车去接孩子。明台远远看见他,西装大衣,高大英俊,正倚着车门抽一支烟,数月不见仿佛有些不同以往;大概因为开了一路车的关系,多少有些疲惫,几缕头发挣脱发胶慵懒地垂下来,蜿蜒在额前反倒给他添了几分潇洒,引得校门里出来情窦初开的男男女女纷纷侧目。帮着明台拎箱子的同学见他目不转睛,忍不住戳了戳他问道:“谁呀?”还有几步路的距离明台忍不住起了坏心思,想起学校八卦板上那些糟糕新闻,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过去一把勾住明楼手臂,语气甜蜜地说道:“干爹,我好想你噢。”本就被偷偷围观了许久的明楼瞬间成为半条街的焦点,一口烟堵在嘴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和眼前青春...

【东歌】微小小小小说: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

老靳被屏幕光和敲打键盘的声音弄醒了。半梦半懵地睁开眼,看见小胡正戴着耳机、盘着两条长腿坐在沙发上,一脸的苦大仇深。老靳唯一产生兴趣过的游戏是手机上的网球对打,有一回还是和小胡一块儿玩儿的,小胡打不过他,喵一声撒手跑了,算是比较美好的回忆。最近玩儿网游的明星不少,有些甚至被列入了营销方案,连虚拟空间的小人儿都能在真实世界里立起一个人设,身为一个表里如一的老古板,老靳感到了叹为观止。他当然搞不懂什么大型多人联机在线对战,五花八门的噱头与他久不更新的人生趣味之间横着一条肉眼可见的代沟;然而小胡对“那什么小年轻的玩意儿”的沉迷出乎他的意料,虽然不至于产生也来玩儿一把的冲动,但多多少少,他对于能把被自己...

【楼台】微小小小小说:家庭教育

明台尚年幼时,和其他孩子一样天真,常被大人骗。某年有天明镜左等右等等不到小祖宗下楼吃早饭,怕他生病了,进他房间掀开被窝一看,小家伙蜷成一团紧紧抱着肚子,姐姐赶忙问他是不是肚子疼,就要叫医生,他连声说不疼不疼,一边神神秘秘掀起睡衣下摆,明镜一看,差点笑晕过去。后来每次回忆起这段往事,明台就气不打一处来;那个蛋他一本正经地窝在怀里孵了半个多月,睡觉还怕压碎了,不敢翻身。直到后来姐姐实在看不下去,吩咐厨娘拿去炒了出来满满一大盘,他才知道,原来那是个鹅蛋。而明楼也不是蛇精。就算是蛇精,和大哥一起睡觉也不会真的生出蛋来。往后谁要在他面前赞赏明楼是个正经人,他就会在后面暗暗地伸出手,对准大哥最软的那块肉掐...

喵。

【楼台】微小小小小说:他的前半生

明楼最近忙了点,挺久都没去管弟弟,倒也没听说惹出什么幺蛾子来。出差回来与明镜同桌吃饭,明台不在场,问起行踪,明镜放下筷子:“哎呀,都是你叫他投资的什么电视剧,最近好像很火的,好好的孩子弄得跟你一样成天忙得见首不见尾,今天又去和什么主创组吃饭庆功噢,你也不管管。”明楼心中诧异但不动声色,晚上见了人回来,衣冠整齐气息清新,没有一丝烟酒残留,知道小家伙有事瞒着但没当面拆穿;第二天明楼点开影视剧板块端详了一会儿,抬头问秘书:“我什么时候说要投资电视剧的?”秘书眨眼望天:“您没说,小少爷说的。”明楼望一眼屏幕上一溜“好评如潮”、“良心剧作”的新闻,沉默一阵:“查一查,近来和什么人来往。”


明台坐在...

【谭浩】微小小小小说:老爷们儿版金粉世家(2)

前文


祭完了祖,谭宗明坐在堂下与老父亲无甚好聊,倒不是说父子亲情随着离家的时光一道飘散,只是眼前产业也好家院也好,上下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除了没有一儿半女给老人添些热闹,倒显得他是个多余的人了。别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他房里这媳妇,怕是顶他三个谭宗明还能多出一双手一对脚,老父老母享着清福仿佛也不再记挂他这不肖子当年几乎是弃家出逃的荒唐,看他倒像看个终于摸着家门的傻儿子,害他备了一肚子的解释和借口无处施展了。

袁浩端着新茶走进来,换茶杯时偷偷看他一眼又马上躲闪开,像只害羞的小鹿。谭宗明被那一眼看得心神荡漾,想喊住他却被老爷子一烟管翘在脑壳上:“没规没矩。”还什么规矩都还没来得及冒犯的谭宗...

【楼台】半帘幽梦(下)

(上)


这一年的雨季持续得特别久,水中绵延着淅淅沥沥的江南小调,好像怎么样也不肯结束。明台在六月之前就搬出去了,他向明镜要钱租下了租界一处店面,说是跟同学合开一个照相馆。兵荒马乱,总还是有人结婚、拍全家福、甚至早作打算地留下遗影。明镜心里头当然舍不得,嘴上嗔怪他心思不放在读书上,学人家赶什么时髦,但念及如今家里多了个人孩子过不习惯,也没多坚决阻拦,只嘱咐他在外头要小心,吃住都不能马虎,缺什么一定要跟家里讲。明楼在饭桌上皱了皱眉没说什么,一直到晚上,小黎帮他换上睡衣,神情忧愁地道:“台台一个人在外面,要住不惯的。”明楼低头看着年轻人纤细的耳骨,再下面就是像雕塑一样光滑细腻的脖子,对方被...

© 林生|Powered by LOFTER